偶尔写写诗的人,不能称为诗人。所以我不是诗人。

小雪时节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小雪时节,在天台下的雨暂停。

中午的阳光不太猛烈,

但却复活了一对眼睛。

雨后的大地一片湿漉,

微风、落叶、鹩哥,

再一次聚首沐浴于光明。


我眺望起远方的天空:

轻松越过田园到山峦间流连,

并追随白云到蓝穹上。

回首一路走过、逗留——

以及畅想的地方。


此时此刻,忘了多少,

我就能够想起多少。

多少的物是人非再呈现眼中,

它的是、与非,

如同染上诗意的一种,

让人坐而忘怀地去回味。


小雪一个雨后的中午,

一群扑棱的鹩哥们,

大摇大摆,眼前。

它们仿佛忽略了,

我在怔愣沉重之门——


太阳底下:

作为一个背负健忘的...

+

读诗

——奴隶-铁蹄

如果我是一块

一望无际的沙漠,

纯净的水滴们,

我会尝到如饴之甘;


如果我是一束

微不足道的火焰,

生硬的白蜡们,

我会嚼到火星四溅;


如果我是一位

恪尽职守的牧师,

呻吟的病人们,

我会听到疾苦蔓延;


如果我是一只

来者不拒的鲶鱼,

腐朽的腊肉们,

我会品到美味人间;


然而我渴求一瓶

璀璨夺目的心血,

将它一饮而尽

来滋润自己的心田。


2015.11.21

+

在天台山下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在天台山下,生活的我,

痛、快乐、心酸,早已忘却。

四季轮替,冬季再一次降临北半球;

像以往每个冬季的颓废的景象,

也再一次呈现在自己眼前世界。

大地在恢复自己本色,

其上装饰的一切,

不论山林或田野,黯然失色。

眼前的冬季一幕,必然在我的生活。

除此之外,它们将陪我一起度过:

寒雨,麻雀,和阳光

轮流光顾窗外,或者是两两一起

停息树上做客。不论是寒雨驱赶

麻雀到处躲,或者是不躲;

或者是阳光,无限温暖之下,

一群的麻雀觅食田野、

空院,枯草、落叶。在村落里——

孩子们嬉戏,笑声在响彻;

忙着盖房的,忙着打发时间的,

在狗吠、车鸣、牌...

+

秋日

——奴隶-铁蹄


鹞在唱歌,(秋日。

阳光的猛烈正在消减。)

在如洗的碧空当中,

它的阴影在头顶盘旋。


此时此际,仿佛整个天空屏息在俯视

一片金黄丘原。

(啊!碧空下,金黄的作物,

它们沐浴阳光在众生之前。)


世界因此安静:

面对着贯穿秋日的死箭、

纷纷凋零的黄叶

都响彻我的田园——


现在,就把悲愁加以忘却,

在金黄秋日之中聆听一句圣言:

谁也无法摆脱的宿命,

成熟恰是它们的明天。


2015.10.18-10-22

+

今夜,它寂寞袭来

——奴隶-铁蹄


今夜。它寂寞袭来:温暖的

心火将被灭熄。

窗外的雨滴,让屋里自己,

明显是感到压抑。


夜深人静的时候,突然听

门外的狗吠起,

(不管他是谁)现在的自己,

早已是快要窒息。


偶尔有人路过,像踩踏在自己

身上,想要逃都逃不走;

直到车辆奔跑,让我灵魂颤抖,

才彻底陷入难受。


今夜,它寂寞袭来:漆黑

无比的世界,

无法宣泄的暗河,像头挣扎的猛兽,

听不到的声音在吼。


今夜,它寂寞袭来:走投

无路的灵魂,

天塌地陷的自己,在无息的雨声中,

被看不见的鞭子在抽。


2015.10.5-10.6

+

别秋

——奴隶-铁蹄


闭上眼睛,再仰起我的脸,

抛弃一切杂念,体悟别样的秋天。

现在我的眼里什么都不能看见,

只剩下一对耳朵在仔细聆听两边。


好安静,风声响起,

连呼吸也听见,跟心跳一同和弦。

无意识中,心灵的深处

仿佛听到时空的召唤。


天空是一尘不染、一片蔚蓝,

(除了猛烈阳光照耀着脸)

在心中一双尘封的“巨眼”睁开,

迫不及待来到体外。


在眼前:金穗田野,红叶森林,

分布大江南北,峡谷山峦。

北风中,红叶簌簌,(在飞舞)

得到一次自由,以此告别了秋天。


啊……


2015.9.16-9-20

+

在你和我之间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在你和我之间,是数十万

公里远的高天。

此刻,静谧的夜晚一片灰暗,

树影正婆娑在窗前。


日新月异的世界,(灯光璀璨的城市,

拔地而起的高楼,车流不息的夜晚——)

你和我,失意者,

在自己暗道彳亍着向前。


凉风在寂静之畔隐没,秋虫在

幽暗之所的角落叫欢,

屋里一众摆件

变成影子般陈设在眼前。


我抬头看你悬于铁窗的上方,

被漂泊的浮云衬托在天际,

光华在弥漫。我才明白:

你圆,你缺,都在照耀人间!


——2015.8.8-9.1


+

——奴隶-铁蹄


看,在天空的鸟,在我视野的范围里,

自由又自在的飞翔。

在它美妙的歌声里,

“快乐”是永恒赞颂的主题。


天空的白云,漫目地漂泊着:

自由的鸟是我迷茫眼中的光,

是我在无垠的天际

唯一的希冀、无助的福祉。


我再凝视掠过而去的黑鸟:

鸟的歌声倾吐不止,

始终如一的悦耳又动听。

一切的绝响,在此——


自由——

它自始至终在天空飞翔的我上;

不假雕琢的“快乐”,

同样是我一生倾吐的宗旨。


2015.7.30-7.31

+

鲲鹏

——奴隶-铁蹄

1,

漆黑的北海,冰冷而刺骨:

当我从那死寂的海底醒来,

知道漫长的黑夜告一段落,

短暂白天将取代它的存在。

于是我,离开了海底,随着涌动

湍急的洋流,按耐住心的澎湃。

2,

无任何预兆,白天降临地平线,

随即太阳和晨曦一起出现,

亿丈金光就将整个天空覆盖:

千万岛屿都被它给照明,海上

凛冽的风倒卷着雪霭;而冰盖

的皲裂,光芒得以将海面漂白。

3,

海水不断排开,我沿着光芒

和坚冰前进,义无反顾的加快,

无视受伤或鲜血直流下的

种种状况,撞开了坚厚的冰盖。

一瞬间阳光和狂风就扑面而来:

于是我展开翅膀,接受它们入怀。

4,

至于准备...

+

星神夜语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台风离开了,

黑夜再一次降临。

最后的风和雨继续肆虐到凌晨,

直到将蒙尘的天空擦拭一新。


几天的担惊受怕,

早已烟消云散了。

入梦的人啊!

醒来吧!醒来吧!看看我们!


太阳就是个独夫。可怜的你们,

温暖的床榻上,

俨然是忘记了处境,

一天到晚赤贫。


趁着不多的光阴,

睁开眼睛吧!

在无比静谧的凌晨,

看看满天的我们。


2015.7.11-7.12

+

芒种即景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块块的水田,清澈的像镜子一样,

倒映着太阳和蓝天上飘渺的白云。

白鹭犹如仙子一般降临,

蓝天上的觅食场呈现它们的倩影,多么超凡脱尘。


丘陵上鳞次栉比的绿荫,花朵在其间点缀。

一阵风拂过嫩叶,浓香、蜜蜂一起吹飞。

扑面而来的带馨香的风后,

她的秀发就是供我的双眼阅读的书本。


西北的叠嶂青山后面:积雨云连绵不绝,

不暇掩目的闪电使云层电蛇绕身,

浑似一头寸步难进而咆哮不止的亘古巨兽。

眼下的关隘暂时挡住大雨倾盆。


突兀,绿荫都一个猛子扎下,枝叶顿时乱飞。

白鹭直起纤身拼命地扑腾双翼飞走,

它们的倩影在靠近如墨的天边后,消失殆尽。

而我...

+

盲人

——奴隶-铁蹄


一个偌大的戏台前,出来一个盲人,

不合时宜出现凸显他的存在。

在举目关注下,就像悬丝傀儡一样,

他的滑稽已使得戏台暂无光彩。


台前宽敞的过道,

现如今留给他梦游的步伐。

哄堂大笑中,离座伸长了脖子的看客,

无不用闪烁的目光来看待。


把看客炽热眼睛带向过道的中央,

他仿佛置身一个喝彩如潮水的大海:

那潮水直接淹没他畏怯的心,

并且疯狂流下干枯的百骸,以及沙哑的声带。


然而,已然厌倦好奇的目光悄悄在消退,

戏台的剧目依旧精彩,

粉黛们把婀娜的身段和浑厚的唱功淋漓呈现。

坐靠在戏台下,垂头的盲人早无妨碍。


2015.6,2-6.10

+

金乌的自白

——奴隶-铁蹄


我是扶桑树上栖息的金乌,

每天横穿过浩瀚的天空,

到西天王母的玉山去浸泡水鱼的咸池。

站在泑山上,你能看见红光的忙碌。


现在我周身炽热光芒照彻了整个世界:

在我经过的地方,有二十八只萤火虫,

以极其羡慕的目光看着我。

——我根本不在乎他们是否嫉妒。


至于那只羞涩而美丽的玉兔,

在她巨大的瞳孔里,我的伟岸

形象被她保存下来,成日思夜想的对象。

不过,我也没有为此停过自己的脚步。


我永远生活在自己制造的光芒里头,

甚至也忘记了长久以来的孤独。

即便我每天都用悲泉梳洗,

它们也不可能是唤醒我的醍醐。


2015.5.2-5.31

+

完成《盲人》。

+

心花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它不可能绽放在人生的路旁:

这些像在天神句芒双翼下鲜艳的花朵,

浓郁的香味很沁人心脾,但娇小又柔弱,

怎么能栽种在我脆弱的心上。


我从这些五颜六色且浓香四溢的花朵上

移开奢望的目光。这一大捧的尤物,

我已经决定了它们的去处:

一群已经败退下来的人最适合种养。


在大沙漠炽热的太阳下,

煎熬的我看到:

管花肉苁蓉,躲在怪柳丛中偷偷地张望。

可是我非常清楚:“最多的它无助心房。”


枯萎的心继续行进,终于迎来旅途段落:

它凝结成一朵火红无比的花蕾,

褪去花瓣上束缚自己的死皮,露出鲜活模样。

此刻怒放,就是为摇曳在我的身上。


2015...

+

完成《金乌的自白》。

+

完成《心花》。

+

魔芋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啊,诗人,对于我的召唤,你们听到没有?

上下五千年的时间在世间悄然泯灭,

源远流长蕴藏着无尽宝藏的文明

也注定躺进天神备下的神木棺椁。


在天神的棺椁上,我是文明的一株魔芋,

汲取人文思想的糟粕和精髓绽放。

我不甘在寂静无人的地方,

就这样灿烂,就这样灭亡。


现在,我已经炽热的身体,散发出的尸臭

裹挟着整个文明当中的精髓,

到处寻觅合适的载体来传播自己——

当中最理想的对象,无疑就是笔墨。


尤其是诗人们乐此不疲写就的诗歌,

它们凭借诗人一种与生俱来

如苍蝇般敏锐的嗅觉加之胃口,必定

将我的腐朽化为一种脍炙人口篇章的佐酱。


2015...

+

完成《魔芋》。

+

天网

——奴隶-铁蹄


不管你是什么鸟:地头的麻雀还是广场的鸽子,

紫金树上的鹦鹉还是虚拟世界的鹩哥;

高傲的孔雀,狼藉的乌鸦,

戴眼镜的猫头鹰,侨居国外的燕子。


鹰雏、鸿鹄、肉鸡、蛋鸭……

不论你们是聪明伶俐还是愚不可及,

你们已经明显感觉到无形的压力,

并警惕着身边的蛛丝马迹。


不错,大网,这令人窒息的东西!

它将你们的天空,以高低一分为二,

想到丑陋秃鹫已经占据的高空,

你们就得抛弃一切,并准备好去死。


其实,大网已经挂满你们同伴的尸体。

他们在显露的绞索上摇摆,

并以自己的灵魂在现场作证:

高空的秃鹫正以他们的血肉为食。


2015.5.7-...

+

完成《天网》。

+

巨人

——奴隶-铁蹄


他连年累岁在崇山峻岭的小道上奔波,

(天上的太阳根本不知道有他的存在)

这些蜿蜒、曲折、狭窄的小道,

自始至终也没有拓印下急匆匆的脚踝。


山岭整日变换着两侧的色彩,

以一种感性而善解的方式,

用自己具有女性那一面的柔美,

迎接着她眼里的孤独男人,一次次到来。


但太阳,这山岭的野蛮的男人啊……

一再肆意践踏、蹂躏、摧残着自己的女人:

无视她苦苦的哀求和痛苦的呻吟,

一味索取、发泄自己根深蒂固的痛快。


而他,一如既往地挺直了身子,

不论是烈日下暴晒,还是狂风暴雨的袭来,

在羊肠的小道上大步前进,

并以这样巨大的形象,赢得家人的敬爱!...

+

完成《巨人》,推敲一番后,上传。

+

完成了《精卫》。

+

自然,人类的母亲

——奴隶-铁蹄


大自然,她永将人类溺爱!

人类是她的骄子:在漫长

岁月中,他们获得的智慧,

和她的美都是永恒的存在。


她对自己的美貌情有独钟,

呵护着它,就像花开不败。

纵然天地之力的一再破坏,

岁月之花总让她焕发光彩。


人在历史沙滩上塑造欲望,

她在岁月海洋边抚平破坏,

就像一位形影不离的母亲,

陪着年幼又不懂事的小孩。


就这样历经了多少个世纪,

如今的人类啊!不是小孩,

还始终执著于欲望的破坏。

可是她却丑了,需要关爱。


2015.4.25

+

连写了《刑天笑》和《鲲鹏》两诗,感觉伤脑子了。

+

有缺点的人才是完整的人。

+

鬼车

——奴隶-铁蹄


深夜,阴晦一片,辛苦一天的人们

都在呼呼大睡。一种黑暗的生命,

鬼车,那些极邪恶的代表的精灵,

盘桓在溢出魂气的居所上空哀鸣。


人们酣睡把它们晾在萧墙之外,

这些十个脖子九个头的恐怖者,

就把又红又腥的鲜血,多么恶心,

仿佛雨水一样滴在人们的房顶。


这个可憎的夜客,多么卑鄙自私!

本是那样美丽,现如今丑陋不堪!

一些失眠者关灯漠视你的存在,

另一些龇着牙,显示内心的恐惊。


信仰过的王者,自由也跟你一样,

你翱翔于旧中国之上,嘲笑猎手,

一被人逐出九州,深陷嘲骂之中,

深夜的掩护反而损毁你的声名。


2015.4.3仿波德莱尔《...

+

夜的魔鬼

——奴隶-铁蹄


  黑色的夜,

下起黑色的雨,

流淌在黑色的大地上,

成为黑色的水。


它们铺天盖地,

到地上化为乌有,

留在地上的残渍,

是一滩墨迹。


就是这滩墨迹,

倒映着路灯的魅影;

就是这滩墨迹,

隐匿着一个黑色魔鬼。


行走在路灯下的人,

你有没有发现,

身后躺着的魔鬼,

也跟夜一样的黑。


黑到张牙舞爪,

黑到寸步不离,

黑到销声匿迹,

是不是趴在你的背脊?


跟着急促的呼吸,

吸吮你的温度,

吸吮你的勇气,

更是在吸吮你的脑汁。


黑色的夜,

下起黑色的雨,

流淌在黑色的大地上...

+

《月老吟》

选自《丘比特与月老的战争》

——奴隶-铁蹄


想我月下神,

纵鹿万家门。

情意双足系,

姻缘此世跟。

海枯石烂假,

夫唱妇随真。

可叹时人笨,

多学口爱人。

+

© 燃烧自己的明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